91金融个人金融联盟

2018理财顾问服务发展报告|理财师市场需求分析

2018-12-05 13:05:25



来源:大众理财顾问(ID:dzlcgw)

作者:理财君






理财需求的逐渐提升,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在理财时希望获得专业服务。


由《大众理财顾问》杂志社调研并最终形成的《中国理财顾问服务发展报告(2018)》显示,绝大多数投资者在投资时,更倾向于选择听取专业建议,依靠专业的力量获取理想中的投资收益,而不是自己单打独斗,直接在市场进行投资操作。本文将重点对投资者选择理财师的标准与要求进行分析。


专题文章链接:

国内理财人群画像

2018理财顾问服务发展报告|我国理财人群需求分析

2018理财顾问服务发展报告|我国理财人群产品配置意愿


| 大众理财顾问,微信号 :dzlcgw



投资者选择理财师时,专业证书、从业年限、所从业机构和过往业绩是重点考察的因素,说明理财师的专业性是投资者最为看重的素质,见图1。



投资者选择理财机构时,服务水平是最重要的考虑因素,其次是知名度和便利性,而机构规模并不在很多投资者的首要考察范畴内,见图2。



女性偶有“以貌取人”

调研结果显示,男性投资者与女性投资者在理财师的选择上存在一定程度的差异,在理财机构的选择上,各项因素的考虑差别则不大,如图3、图4所示。

 

 

从图3可以看出,女性投资者选择理财师时,会首先考虑理财师是否具有专业资质证书,以及所拥有的专业资质证书的具体情况,选择这一因素的女性投资者占比达到71.19%,而男性投资者选择这一因素的占比低了接近10个百分点,为61.92%。女性投资者选择理财师时,其次考虑的是从业年限和所从业机构,再次是过往业绩。相比而言,男性投资者则更加理性。选择理财师时,更倾向于多项因素相结合,在最看重的4项因素中,没有特别重点考察的因素,而是4个方面均衡分布,选择专业资质证书、从业年限、所从业机构和过往业绩的占比皆在50%以上,且波动不大。

 

而同样呈现出明显性别差异的还表现在对理财师仪表举止的考察上。从图3可以看出,在选择理财师服务时,15.64%的女性投资者会“以貌取人”,根据理财师的仪表、言谈举止来判断是否接受该理财师的理财建议。而男性在这一项上的比例仅为5.37%。


中青年思虑多,年长者看硬件

分析调研结果,我们发现,20岁及以下投资者和56岁以上投资者在选择理财师服务时极具个性特点,两者在几项重要的判断标准上的态度呈现出较大差异,如图5所示。

 

 

56岁以上投资者极为看重理财师的专业资质证书,7成以上选择这一因素,相比之下,20岁以下投资者在选择时虽然也会重点考虑理财师的专业证书,但在这一项上的占比则比56岁以上人群低得多,为45.67%,也是所有人群中选择这一因素占比最低的。56岁以上人群对其他人群考虑较多的过往业绩这一因素,占比相对较低,为34.15%,其他人群皆在4成以上。

 

在对理财师从业年限的考虑上,20岁以下人群占比也相对较低,为27.28%,其他年龄段人群这一项的占比皆超过5成。20岁以下人群选择理财师考虑的因素中还有一项较为突出的特点,就是比较看重理财师的媒体曝光度,这一占比是所有人群中最高的,达到10.12%。


20~55岁的投资者在选择理财师时表现出的特点较为接近,也更加理性。他们在各项因素的选择上差别不大,都倾向于综合考量理财师的专业证书、从业年限、所从业机构和过往业绩。

 

在选择理财机构时所考虑的因素上,21~55岁人群同样呈现出较为接近的特点,重视服务水平和知名度,这两项的占比皆在7成左右。其次是便利性和规模,但便利性的考虑多余规模,两者占比分别在6成和3成左右,如图6所示。

 

 

56岁以上人群则呈现出明显差异。其最看重的是机构的知名度,选择这一因素的占比超过7成,其次是便利性,占比约为6成,然后是服务水平,超过5成。这一人群对机构规模的考虑在所有年龄阶段人群中最低,在2成以下,其他年龄段人群在3成及以上。

 

与其他年龄段人群选择理财师时首先从服务和品牌着手不同的是,20岁以下人群在选择机构时,便利性、规模、知名度和服务水平综合考虑。优先考虑机构的便利性,规模成为这一人群考虑的第二大因素,占比达44.53%,在所有年龄阶段人群占比最高。


上海看证书,广东重业绩

各省市理财人群在选择专业服务时表现出不同特点,此处仅分析TOP5省市理财人群。

 

在对理财师的选择上,北京投资者综合考虑专业证书、过往业绩、所从业机构和从业年限,各项因素占比在4~5成范围波动,如图7所示。

 

 

上海投资者突出考察专业证书,选择这一因素的占比超过9成,而相比其他4个省市,上海投资者在理财师所从业机构这一因素的考察上占比最低,为25.12%。

 

与上海投资者类似,浙江投资者同样重点考虑理财师的专业证书,其次考虑从业年限和过往业绩。但与上海投资者有所区别的是,浙江投资者对以上3项的考虑波动不如上海投资者大,并且在对理财师所从业机构这一因素的考虑上,浙江投资者明显高于上海投资者。

 

广东投资者也呈现出较大波动,但其波动曲线与上海投资者有所差异。广东投资者选择理财师时,首先考虑的是理财师的过往业绩,这一占比与上海投资者看专业证书如出一辙,超过9成。而对从业年限、所从业机构、专业证书3项投资者主要考虑的因素上,专业证书是广东投资者最后考虑的因素。

 

江苏投资者则体现出较为均衡的判断,在过往业绩、从业年限、专业证书和所从业机构4个方面,虽然与北京投资者相比,同样波动较小,但选择各项因素的人群占比普遍比北京投资者高。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江苏投资者更注重各项因素综合考虑,而北京投资者同时考虑的因素不如江苏投资者多。

 

TOP5省市理财人群对理财机构的选择时所考虑因素见图8。上海和浙江投资者同样呈现出较为类似的特点,着重考察机构的知名度、便利性和服务水平,对机构规模的要求是5个省市中最低的。但上海与浙江有所区别的是,在对知名度的要求上,上海投资者占比明显高于浙江投资者,同时也是5个省市中最高的,超过了9成。

 

 

广东和江苏投资者在机构选择上呈现出相似特点,皆首要考察机构服务水平,占比超过8成。而对机构知名度、便利性和规模的考虑上,占比较为接近,在6成左右波动。

 

相比之下,北京投资者对便利性的考虑是TOP5省市中占比最低的,为39.06%。与上海投资者一样,北京投资者最看重的也是机构的知名度,但这一占比低于上海的90.07%,为75.00%。


教育程度与品牌重视成反比

调研结果显示,在选择理财师时,博士人群并不看重理财师的所从业机构,这一占比低于1成,而其他人群这一因素的占比普遍高于4成。在所有投资者中,博士人群对理财师专业证书持有情况最为看重,占比达到71.43%。而在对其他因素的考虑方面,博士人群对理财师过往业绩的考虑低于其他人群,但对理财师仪表举止、媒体曝光度和他人推荐的占比上,明显高于其他人群,如图9所示。

 

 

本科及以下投资者在各项因素的考虑上趋于一致,皆着重考虑专业证书、所从业机构、从业年限和过往业绩,这4项因素的占比皆超过5成。对理财师仪表举止、媒体曝光度和他人推荐的考虑较少,都在1成及以下。

 

硕士投资者选择理财师时所考虑各项因素的变化走势与本科、专科及以下投资者类似,但区别在于对理财师所从业机构、专业证书和从业年限的选择占比上。硕士投资者在这3项因素的占比整体比本科及以下人群低约10个百分点,说明硕士投资者同时考虑的因素不如前者多。

 

在对机构的选择上,本科及以下投资者呈现出相似特点,着重考虑机构服务水平和知名度,其次是便利性,对机构规模的考虑相比硕士和博士人群占比较低,见图10。

 

硕士和博士人群呈现出相似的变化特点。相比本科及以下人群,这两类人群对机构服务水平和知名度的要求并不突出,便利性、知名度、服务水平处于同样重要的地位,占比在5~6成波动。

 


个体从业者较少考虑知名度

总体而言,除学生群体外,不同职业人群在选择理财师时表现有所不同,但总体变化趋势上基本一致。区别较大的在于对理财师所从业机构的考虑上。相比之下,个体工商户选择理财师时会考虑理财师所从业机构的占比为29.79%,是所有职业人群中最低的。民营企业从业人员在这一项上的占比稍高于个体工商户,为42.61%,从事其余职业的投资者这一项的占比皆在5成以上,见图11。

 

 

相比其他职业人群,学生群体投资者选择理财师考虑从业年限的占比较低,为35.29%,而对过往业绩的看重比其他职业人群高,占比为64.71%。

 

在选择理财机构时,个体工商户对机构知名度的看重不如其他职业人群,占比为48.94%,其他职业理财人群在这一项的占比皆在65%以上。学生群体对机构规模的考虑与其他职业理财人群相比有明显不同,选择这一因素的占比为47.06%,其他职业理财人群在这一因素上的占比皆低于35%,见图12。

 


专业理财咨询服务任重道远

虽然多数投资者在投资过程中希望得到专业理财师的建议,但实际操作中,愿意为理财咨询服务付费的投资者较少,因此,提供收费理财咨询服务的机构也较少。

 

根据中国理财师职业化发展联盟最新发布的《中国理财师职业生态·2018》报告数据,我国仅有6.73%的理财师所在机构向客户提供收费的理财咨询业务。在提供收费服务的机构中,独立理财师工作室、证券公司、基金公司占比较高,分别为33.75%、26.39%、14.63%,银行占比最低,为3.13%,如附图所示。






本文经作者授权转载,不代表本平台意见

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谢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