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金融个人金融联盟

投顾荟:40家投资机构看好,上市后连续17个涨停板,它会是继腾讯顺丰后,深圳又一家巨无霸上市公司吗?

新三板财富 2018-11-08 14:48:04

再不点蓝字关注,机会就要飞走了哦

40家投资机构看好,上市后连续17个涨停板,它会是继腾讯顺丰后,深圳又一家巨无霸上市公司吗? 

7月14日 这一天,华大基因在深交所上市,发行价为13.64元/股。上市当天,华大基因即出现了43.99%的顶格涨幅,收于19.64元/股。截止到8月7日,华大基因已连续17个涨停板,收于90.23元/股,累计涨幅561.51%,市值达到361亿元,A股市场对于该基因测序龙头股的信心显然已超出了上市前多家券商对其市值的估计,目前华大基因市值在创业板排名第九位。而作为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持有华大基因32.51%股份,身家达到117.36亿元。若继续两个涨停,华大基因将有望冲击百元股行列。

这个被称为“生物界的腾讯”的公司,被投资人寄予厚望。自2012年下半年开启融资以来,华大基因陆续吸引了40家投资机构参与,融资额达72.15亿元,上市前公司估值近191亿。虽然汪建在当天的媒体沟通会上称“人活得要有意思,不要天天盯着招股说明书和收入”,但这阻挡不了公众对于这家公司的高预期。上市前最后一轮以191亿元高估值进入的投资机构和玉高林、中国人寿已实现账面浮盈,和玉高林、中国人寿对华大基因的投资额分别为20亿元和5亿元,分别持有华大基因8.96%、2.24%,目前账面投资回报率为61.73%。

作为国内基因检测领域的领头羊,目前华大基因的业务包括基础科研、生育健康、复杂疾病、药物研发四个方面,截至2016年,华大基因收入17.11亿元,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2.373亿元,同比增长28.41%,其中生物健康类服务占比超过54%,无创产前业务贡献了大部分。华大基因在该领域的主要竞争对手包括贝瑞和康、安诺优达、达安基因等。就在前不久,贝瑞和康抢在华大基因之前成功借壳上市,贝瑞和康的创始人高扬曾经也是华大基因的员工。

华大控股持有华大基因41.33%股份,是华大基因的控股股东。除了华大基因之外,华大控股旗下还包括华大农业、华大研究院、华大智造、华大方瑞、Complete Genomics(以下简称CG)、华大媒体、国家基因库等板块。

作为华大基因董事长,现年63岁的汪建心态却像个老玩童。与汪建认识近10年的松禾资本合伙人罗伟评价他是一个“院长”。“一定不要把华大看成传统企业,也一定不要用传统的眼光来看汪建,在我看来,汪建更像是一个院长。”罗伟表示。


汪建坚持着他不走寻常路的作风,即使在上市那天也是如此。他仍旧穿着那一身红色的印有“华大基因”LOGO的T恤衫,这是他在很多公开场合惯有的装束,因为他觉得穿西装就像脖子上系了绳子,不自在。更令人意外的是,汪建并没有参加象征性的敲钟仪式,反而是请来了6位特殊的客人,包括唐氏筛查患者代表、肿瘤患者代表、罕见病发展创始人、瓷娃娃患者代表、地贫患者代表、Can+众创空间创始人为华大基因上市敲钟,为此深交所的铜钟被放得很低。

脱胎于研究院的华大基因终于走上了上市这一步,但是它面临的挑战并不小。

1999年,当时刚回国没多久的汪建听说了人类基因组计划,他和同事杨焕明向中科院申请参加,但并没有得到内部同意,汪建决定成立民营公司华大研究院,并以此身份申报承担1%的人类基因组任务。“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做。”在央视《对话》节目中,汪建语气坚定地说道。


因为汪建的坚持,中国成为了当时人类基因组计划中唯一参与的发展中国家。华大基因的地位也由此奠定。


不过汪建被人称之为“土匪”是从其在中科院时期开始的。2003年,华大集团(当时还是华大研究院)因为在非典Sars期间的杰出表现,被纳入中科院,但是汪建似乎有点格格不入,很多时候跟同事的意见都不太一样。之后由于申请测序仪设备的资金未得到同意,汪建和当时任中科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长杨焕明去职,独闯深圳。在当时的中国,下海已成为一种潮流。

来到深圳后没多久,华大集团即成立了华大科技,为国内外科研机构提供基因测序服务。而2010年大规模购买Illumina也让华大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基因测序中心,从此打上了“测序工厂”的标签。


汪建在节目中称自己为“科技民工”而不是“科学家”,不过有趣的是,当有人在汪建面前将华大比作基因界的富士康时,他表情会变得有些不自然,在他心目中,华大做的仍然是有点“高大上”的工作。

那个阶段,华大基因主要的业务是提供基因的测序和解读,这属于基因检测的中游。而上游是仪器、试剂生产商,这主要被美国的Illumina、Thermo Fisher(life tech 2013年被Thermo Fisher收购)所占领。来自Next Generation Genomics的数据显示,2016年,Illumina和Thermo Fisher占据了全球市场的近九成,其中Illumina以83.9%的市场份额稳居第一。而基因测序的下游则是科研机构、学校、医院、健康管理等机构。

对于处于中游的华大基因来说,其对上游仪器和试剂有着很强的依赖性。来自华大基因招股说明书数据显示,最近三年直接材料费用占到了当年成本的近五成。上游公司的寡头垄断让中游的厂商并没有太多话语权,要么合作,要么就是成为对手。而第二种结果的代价是,拿不到上游供应商的设备,甚至试剂也要面临涨价的风险。


在2013年之前,华大以及更多从事基因测序服务的公司小心翼翼地维持着与上游公司的关系。但是随着基因测序行业越来越成熟,上游的仪器生产商想要往下游拓展。Illumina在2013年也尝试开展基因测序服务,正面与华大进行竞争。


2013年3月18日,华大控股宣布以1.176亿美元全额收购CG。在外界看来,这对华大来说是一段“绝处逢生”的历史。


“如果当时华大没有成功收购CG,现在的结果不可想象。”在盛桥资本合伙人黄培煌看来,华大当时对于CG的收购已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1.176亿美元不是一个小数目。汪建也不能再指望政府给予拨款,因此,成立了13年的华大,被迫开放融资。


不过汪建对于资本似乎没有太多好感,他被评价为“敢于在投资人面前拍桌子的人”。

从1999年华大集团成立直到其旗下华大基因登陆创业板,一个问题总是围绕着汪建——华大集团到底是一家企业还是一家研究机构?


有评价认为,华大做科研的方式与众不同。“华大做科研的方式还是很别致的,跟其他地方不一样,可能带了一点匪气,毕竟大家都不是那么循规蹈矩的人,所以做事情的方式并不是非常学院派的方式。”一位曾在华大工作过4年的人士如此形容华大的风格。


汪建曾解释称,华大是一边做公益,一边发展商业,走的是一条全新的发展道路。


华大集团的公司化是渐进式的。2005年,华大第一次成立自己的市场部,2007年南下深圳,并陆续成立华大科技、华大健康(华大医学的前身),开始真正的市场化运营。而2013年引入投资机构、收购CG,使得华大从一个“独行侠”变成了一家具备标准治理架构的公司。

对于华大的管理风格,外界的印象似乎一直停留在汪建的“家长式”作风。当将“汪建是否是一个企业家”的问题抛给每一位接触过汪建的投资人时,他们的答案出奇的一致,“他不是一个企业家,而是一个战略家。”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华大在政府公关上的能力。它被业内视为除了自主测序仪之外,华大的另一个杀手锏。“华大的政府公关能力是最强的。杨焕明院士(华大基因理事长、华大基因学院院长)在华大研究院谈合作的时候,经常找省长、市长牵头去谈项目。”一位精准医疗领域的创业者认为。


与行业内其他公司相比,华大的市场拓展方式类似于自上而下的降维打击,而贝瑞和康、安诺优达则更多是通过一个个医院来攻占市场,其效果和威力是不同的。


在华大的官网上,经常看到的是其与各地政府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的新闻,“从根本上是为商业铺路。”某投资人坦陈。


尽管如此,作为一艘超级航母,华大基因仍面临多方位竞争——肿瘤领域,燃石医学发力凶猛,Illumina势头正劲;无创产前领域,贝瑞和康也是重金在握;在科技服务领域,诺禾致源后来居上。华大基因上市后的道路,仍面临不小挑战。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